烟云小说网 > > 大明镇海王 > 章节目录 第270章 外挂在手,我怕谁?
    “放心吧,我这题可是很难的,这个刘晋是不是有真才实学,一试便知。”

    李贞对此也是颇有信心,因为她从自己爷爷这边知道了一个很难的对子,她爷爷可是一个侍郎,仅次于六部尚书的大官,这学识自然是过饶,能够难住自己爷爷的对子,绝不是一般对子。

    “要是这个刘晋答不出,你的心上人岂不是要出丑了”

    张颖想了想笑着道。

    “呸”

    “他哪里是我的心上人了,我看是你的心上人才对吧。”

    李贞轻轻的叨嘴道,话的时候,脸也是变的通红。

    “还不是,你看你的脸都红了,看来是真的一见钟情,要我这刘晋虽然人是长的不错,又是高人子弟什么的,但要配上我们的李贞姐的话,至少也是要过了明年的春闱才勉强可以吧。”

    张颖古灵精怪,嘴巴也厉害的很,满脸笑容的对着身边的人道。

    “就是,就是我们贞姐可是才色双绝,一般人可配不上的。”

    “是啊,这个刘晋现在还仅仅只是个秀才,差远了呢。”

    其她人一听,顿时也是你一言我一句和李贞开玩笑道。

    “好啊,你们竟然来编排我,看我后面怎么收拾你。”

    李贞一听顿时就双脸通红,气呼呼的道,同时也是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刘晋。

    “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拿李贞开玩笑了,你还是赶紧去给刘大才子出题吧,我也是很好奇,这刘晋到底是不是有真才实学,这高人子弟是不是名副其实,还是虚有其表。”

    年纪最大的徐婉儿发话了,大家顿时就停下来,一个个都笑着静等李贞这边出题。

    李贞双脸通红,眼睛余光看向刘晋,想了想鼓足了勇气站出来道“听刘晋刘公子是高人子弟,想必学富五车、学识渊博了,我这边有个对子想要请教下。”

    刘晋一听,顿时也是微微一愣,自己这才刚来啊,怎么就招人惹人了,这对方一来就向自己这边发难了。

    只有一旁的徐光祚,他年纪大,是过来人,看到李贞的样子,顿时就忍不住笑了笑,这人长的好看确实是一个优势,看样子这个李贞是已经瞄上刘晋了,要不然也不会主动站出来要考刘晋了。

    “惭愧惭愧,我只是有幸听得高人一言半语,当不得高人子弟,这学识嘛也是浅薄的很。”

    刘晋站出来,自然是要谦虚一番的,刘晋可从来没有自己是高人子弟,这个必须再次纠正,这高人子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能够推断这个帽子就尽量推掉这个帽子。

    “刘公子过谦了,现在京城谁不知道刘公子博学多才,上知文下知地理,想必这区区一个对子肯定是难不住刘公子你的。”

    和刘晋对话,李贞微微低下自己的头,脸变的更红了一些。

    “我的上联是,望江楼、望江楼,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李贞的爷爷最近和一位从四川这边归来的挚友闲谈,闲暇之时也是聊到了四川这边的风土人情,在四川成都望江楼上有这样一个流传了很久的千古绝对。

    当初诗人薛涛望江远眺,想出了这个千古绝对的开头,可是后面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一个完美的下联了,所以也是一直在成都这边流传开来,吸引了很多文人才子前去,但至今无人能够想出下联。

    李贞的爷爷知道了这个对子,所以也是一直在苦思冥想,但同样想不出来,被李贞所知道了,所以她也拿过来考一考刘晋。

    听到李贞这边的上联,张伦、朱希忠、徐光祚等人顿时就傻眼了。

    我了去,要不要怎么难,这种水平的对子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玩的动啊,大家虽然从读书,学过不少这方面的东西。

    可是都是豪门贵胄的子女,不靠这个来混饭吃的,这水平其实也是很有限的,大家玩玩简单的还好,这样难的对子,根本就是为难人嘛。

    “厉害此乃千古绝对,非灵光一闪而不能对。”

    徐婉儿对着回到队伍的李贞道,这个对子真心是很难、很难,她一时半会根本就想不出来,顿时就知道这个对子不是一般的对子。

    “当然难了,这可是千古绝对,我跟你们”

    李贞笑了笑,接着讲这个对子的出处也是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这下可就难住你的心上人了,你看他都愁眉苦脸了。”

    张颖一听,顿时笑着和李贞开玩笑道。

    “还我”

    李贞一听,双脸通红,用余光看向刘晋,见刘晋此时正皱眉头,一边缓步行走,一边似乎在思索这个对子的下联。

    “我是不是出的太难了,这可是千古绝对,那么多文人才子都想不出来,他纵然是有些才华,这一时半会恐怕也想不出来。”

    “这要是想不出来,又当着怎么多饶面,他这可就难看了。”

    “早知道就随便出个简单点的就算了。”

    看着刘晋犯难的样子,李贞又忍不住如此想道,接着又微微摇头,心里面似乎有点乱。

    一旁的徐婉儿同样也是时不时看看刘晋,这个刘大才子要是真能够答出来的话,那就真的厉害了,千古绝对,需要的不仅仅是才华,更是灵光一闪,妙手偶得之,粹然无疵瑕,的就是这个道理。

    “这个太难了,太难了”

    朱希忠忍不住直摇头道,真心不是一般的难,他是一脑子空白,根本就想不出来。

    “这个李贞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样的对子,这下可是难住刘兄了。”

    张伦也是跟着点头道。

    “刘兄擅长的并非这些,我想刘兄可能是真的答不出来,而且我觉得这个对子,它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对出来的,放到明年春闱,我大明才子都云集过来的时候,我看都未必有人能够答出来。”

    连徐光祚也是觉得刘晋答不出来,太难了,他不看好刘晋。

    至于刘晋才是确实是在想,因为他自己也确实是想不出来,这个对子太绝了,纵然是来自后世的刘晋,看过很多、很多的经典对子,像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绝对,可是这个对子,他还真心是没有什么印象,不知道下联。

    “现在只能够看看我的金手指了”

    刘晋心里面如此想道,所以意念一动,脑海中也是连接上了自己的金手指,查找了一会,竟然也是真的找到了,在金手指里面竟然有这方面的内容。

    不仅仅有着做对子、猜字谜相关的内容,甚至于连科举考试相关的内容都有,只需要花上一些积分,金手指就会将相关的内容直接呈现到刘晋的脑海郑

    “哈哈,不愧是金手指,我正烦着即将到来的科举考试呢,没想到真有这个功能,看来秋闱是不用着急了。”

    “嗯,前面白看了那么多四书五经,早知道有这功能,我就不看了。”

    此时刘晋的心里面都已经乐开花了,为了对对子,竟然找到了应对科举考试的方法了,有了金手指,轻轻松松考个举人什么的应该不是难事了。

    刘晋花了几百积分,很快脑海中就有了这个对子的下联,而且一下子就出了好几个,让刘晋也是忍不住感叹,金手指就是金手指,牛叉。

    不过刘晋并没有急着一下子就对出来,而是继续愁眉苦脸的沉思,这个对子不是一般的对子,不能对的太快,所以必须装,装着自己很难对出来的样子。

    “刘公子,你要是对不出来的话,直接认输就好了,可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反正对不出来,李贞又不会怪你。”

    足足等了一柱香的功夫,见刘晋还是对不出来,张颖也是笑嘻嘻的站出来道。

    她话的时候也是故意带上李贞,让后面的李贞的双脸就更红了,同时嘴里面也是忍不住对张颖叨嘴。

    “刘兄,认输吧,这个对子太难了。”

    张伦也是跟着笑道。

    “是啊,是啊,太难了,认输了没关系,你只要想出她们也对不出来的对子,也算是扯平了。”

    朱希忠也是建议道。

    刘晋听到众饶话,也是忍不住笑了笑道“这个对子确实是很难,我一直想不出一个完美的对子,实在是惭愧。”

    “刘兄,想不出来也是正常,这个对子太难了。”

    徐光祚安慰道。

    “是啊,太难了,我估计她们也是想不出来的。”

    张伦跟着道。

    至于李贞则是微微有些失望,她还是希望刘晋能够对出来的,因为这样才不会破坏了再他心中的形象,不过想一想自己爷爷也对不出来,还有很多的文人才子也对不出来,这刘晋对不出来也是很正常。

    只有徐婉儿听出了刘晋话中的意思,于是站出来道“如此来,刘公子是想出了下联,只是觉得这下联不算完美了”

    众人一听徐婉儿的话,顿时就微微一愣,接着仔细回忆下刚刚刘晋的话,刘晋似乎好像真的没有对不出来,只是想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这也就是他已经想出了下联,只是觉得这下联不太完美而已。

    “刘兄,你想出下联了”

    张伦微微吃惊的道。

    至于李贞则是美目微微张大,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喜,更是对刘晋多了一点钦佩,这千古绝对,他竟然能够想出下联来。

    “我是想了一个下联,只是这下联可能不太完美。”

    刘晋笑了笑道,接着讲自己的下联了出来。

    “我的下联是,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听到刘晋的下联,众人忍不住仔细的品味起来,仔细一对,顿时就忍不住直点头,对的很工整嘛。

    “好对”

    徐婉儿双目之中闪烁光芒,忍不住攒道。

    “徐姑娘过奖了,这望江楼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处有名的名楼,按理来,这下联也应该是一处有名的地点才行,我这下联当中的印月井也就显得对不上了,也就显得不完美了。”

    刘晋笑了笑将自己觉得不足的地方了出来。

    徐婉儿一听,仔细的一想,顿时就忍不住对刘晋再次刮目相看,这对对子,很多时候不仅仅讲究工整,更是有意境相对等等要求。

    望江楼是四川成都的明楼,这印月井根本就是一口普通的水井,两者自然就不对了,刘晋觉得不够完美,也是有道理的。

    可单纯从对子角度来,刘晋也算是想出了下联。

    “刘公子果然博学多才,婉儿佩服。”

    徐婉儿对着刘晋行礼,表示了钦佩,这样的千古绝对都能够想出来,绝对是才华横溢之人,她自认为还是很有才学的,可是却始终想不出来,自叹不如。

    “婉儿姑娘过奖了,我这对的不算完美。”

    刘晋谦虚的回道。

    一旁的李贞此时眉目闪闪,看着刘晋,他不仅仅对出了下联,竟然还想着要将这个对子给对完美。

    “你出题吧。”

    想了想,李贞也是对着刘晋道,刘晋答出了她的题目,现在也到了她来答刘晋出的题目了,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低下了自己的头,心里面犹如鹿乱撞,忐忑的很。

    她既期待着刘晋出题,又怕刘晋出的题太难,自己答不上来,那就会被刘晋给底了,心里面想了很多,心思复杂的很。

    听到李贞的话,刘晋笑了笑,这时一阵清风吹来,将原本平静的湖面吹的水波荡漾,于是眼前一亮便道“我也出个对子吧,上联是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众人一听刘晋的这个对子,再看看刚刚被风吹动的湖面,顿时心里面就忍不住对刘晋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对子实在是太应景了。

    徐婉儿一听,同样双目之中闪烁着光芒,接着皱着秀眉开始苦思冥想起来,至于李贞,她完全是脑袋一片空白,要不要怎么难啊,根本就想出来的好不好,不知道出简单一点,让人好下台

    如此应景的对子,她可是想不出下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