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网 > > 爱情让我昏了头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三章
    这句话并不是栗阳第一次说,可这一次,却是吴迪听的最认真的一次。

    “你真的要娶我”吴迪问。

    “嗯,说话算数。”栗阳认真点了点头。

    这样的结局好像还不错,虽然汤晓晓不太明白栗阳那看起来傻乎乎的男人到底是怎么一眼就看出吴迪其实只是在和别人演戏的,但是对结果来说,汤晓晓倒是乐见其成。

    不过晚栗阳还是走了,去送栗阳的时候汤晓晓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你真要娶那个疯女人啊。”

    吴迪嫁人汤晓晓你来挺高兴的,可看着栗阳那么老实憨傻的一孩子,总觉得会让吴迪给糟蹋了,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糟蹋,但是这一段经历在汤晓晓看来确实有够糟心,难得栗阳竟然一点不嫌吴迪,不过这也只是让汤晓晓确定了栗阳这人确实傻这个事实而已。

    “你也说了她是个疯女人,我若不要,其他人应该更不敢了吧。”临走之前,栗阳竟然还有心情开起了玩笑,汤晓晓无奈的看着栗阳,对这个人她也说不多么了解,可他真的继续会包容吴迪的任性吗

    “你不放心”栗阳看着汤晓晓愁眉不展的样子笑了笑,“我以为你把我喊来,就是因为你希望我可以,怎么现在你倒是担心起来了。”

    “是啊,我也不知道,”汤晓晓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你们的事还是你们自己去处理好了,我就希望她能好好,能见她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栗阳笑了,汤晓晓一直知道栗阳有种和姜凤林不一样的好看,但是那样温暖的笑汤晓晓也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她虽然平常是有一点疯,但是我见过她最美的样子,我也会一直记得的。”

    栗阳走之前的话一直在汤晓晓的心里咂摸着,他说的最美的样子汤晓晓想象不出来,但只要栗阳喜欢,就算吴迪作出天去,栗阳应该也会有有收了这猴子的办法。

    不过这边的事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佘双儿那边却在露了影子后再也寻不到踪迹,闲来无事汤晓晓总是会在街走走,本想和能再有一场邂逅可期,可汤晓晓最后也没在遇见那期待中的人。

    吴迪离开的要比预期想的还要早两天,汤晓晓在车站和吴迪分开的时候,虽然被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起抱了数次,可汤晓晓还是觉得吴迪的离别之情淡的也许连根头发丝都没有。

    “你又要在外面呆多久,”汤晓晓已经不觉得她能说服吴迪什么,至少现在还知道吴迪要去哪并要做什么,而且这次和栗阳的接触应该还算圆满,有一个人帮衬着,多少总会让人放心很多。

    “应该不会很长,不过这次拍完下一个取景地还没确认,这一点比较麻烦。”吴迪坐在箱子靠着汤晓晓撒娇,“你也看过了对吧,有什么想法记得多给我传一些照片过来。”

    这话说的随意,汤晓晓原也没怎么在乎,随口都跟着吴迪应下,新的离别让汤晓晓到现在都感到不真实,大厅的语音提示叫着汤晓晓的车次,简单的一番告别,汤晓晓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回去了。

    姜凤林还要到后天才能回来,而且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远在天边的她已经是无从知晓所有的经过,能做的也不过是照顾好自己,让那个唠叨的人少些挂念。

    这一趟走的虽然不远,回来时汤晓晓却感觉累得要死,瘫在床看着又是好几天没有人照顾的家,一种凄凉的冷竟然已经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开始生根发芽。

    “一天,两天,三天”

    数着日子过并不是个让时间快点过去的好法子,汤晓晓看着安稳的办公区,没有姜凤林在的时候,她竟然连翁迪给她看的笑话都觉得不好笑了。

    难道抑郁了

    汤晓晓奇怪的思虑着自己最近奇怪的现状,好像各人都有各自的事在忙,只除了她,好像完全没什么用处的一样。

    “你没事吧,你从回来以后就一直怪怪的呢”翁迪推了推叫了半天都没搭理她的汤晓晓,“也幸好这几天面的boss们大都不在,要是被他们瞧见你这样浑浑噩噩的,肯定又要被叫出去狠骂你一通。”

    明明说的是骂的她,汤晓晓抬头时却见翁迪被自己吓得打了个哆嗦,汤晓晓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翁迪的问题,为什么奇怪呢,这是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问题。

    “他们有骂过你吗”汤晓晓忽然歪着头问了翁迪一句。

    “额,没有吧。”翁迪对抿着唇角想了一阵回道。

    “那你害怕什么,”汤晓晓无奈的看着翁迪,她说刚才听起来哪里怪怪的,毕竟他们真的顶头司也就姜凤林和齐涵,林振威说是老板,平常其实比那两个人还喜欢和他们来闹一闹,若说他们会因为什么骂翁迪,那汤晓晓觉得应该也就是那天逢场作个戏。

    “前几天看了个职场电视剧,里面那些老板太变态了,这不一时代入感太强嘛。”

    翁迪调皮的朝着汤晓晓眨了眨眼睛,这部电视剧汤晓晓闲来无事时也看过两集,不过她倒是没有翁迪说的那什么带入感,也许她现在日子有些过得太舒服了些。

    现在如果给姜凤林打电话会不会打扰他工作,要不借着手里一个要问的问题还是打一个吧,听听他的声音也好,整个办公区少了他,总觉得太安静了些。

    摆着手指头过日子时间一下长的不行,晚汤晓晓轮番的骚扰了几个老朋友,见他们都有事可忙更觉得自己实在没用,正巧在给孟云堂打电话时他说要去淇滨一趟,汤晓晓虽然也很想去,但之前走了这么多天,要是再请假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这几天听说栗阳在准备婚礼的事,他这是终于把吴迪哄好了”孟云堂笑着问看起来愁眉苦脸的汤晓晓,有了这件事孟云堂还以为汤晓晓这两天应该开心的不行,没想到一个电话打过来,耳朵边尽是那期期艾艾的叹气声。

    “都是吴迪想不开而已,而且她那三十的说法,想也知道不会被她忘了,这日子也算算没几天了,她能不急吗。”汤晓晓幽幽长叹一气,她明明比吴迪还要早嫁人的,可竟然连场婚礼都没有,要不要赶着吴迪的场子一起办了,这倒是能省了不少的事。

    就不知道吴迪和栗阳他们两个会不会同意了。

    “你说,我要是和栗阳他们提提同他们一起结婚的事,是不是有点捣乱的意思啊。”

    孟云堂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屏幕里的汤晓晓正想着什么未注意到他,不过这样的想法确实有些大胆,谁不希望在自己的婚礼是最耀眼的那个,与好友一起说起来虽然好听,做起来却不知道会有多少的麻烦。

    “你认真的”孟云堂隔着屏幕都想去敲开汤晓晓的头看看里面都塞了些什么,从年初忽然知道她竟然和姜凤林悄默声的领了结婚证开始,汤晓晓的性子倒也开始像个女人一样关心些女人关心的事。

    这样也挺好的,孟云堂看着汤晓晓忽然感到了阵阵失落,那个让她思慕的,让她对那些从不感兴趣的东西开始关心的,都不是他。

    “姜凤林什么时候连场婚礼都要拖了又拖的,你们也领证了不少日子了,不会到现在也没告诉他身边那些人吧。”孟云堂随口问着汤晓晓,虽然只是猜测,但见汤晓晓果真露了几分又被你猜中了的无奈,心里更觉得汤晓晓这婚结的实在随意。

    “告诉了也就是多一些麻烦,我看着他那边现在也有些麻烦,到时候忙起来肯定就顾不得这些了,我也没想要多大的,不过不知道吴迪能不能让我也跟着凑凑这热闹,哎,这算不算是抽空结个婚,反正证都领了,结婚什么的,就是个形式呗。”

    “到底是人生的一件大事,你还是和姜凤林好好商量一下吧,”孟云堂看不出汤晓晓是临时起义还是真的有此想法,不过听汤晓晓说起她最近没有目标的茫然,孟云堂还是觉得汤晓晓有种想不开的冲动意向。

    而这时,姜凤林竟然不在,两人分开多久他是不清楚,不过让汤晓晓再继续的这样胡思乱想下去,真不知道她还能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来。

    关于过去,孟云堂说不出的羡慕姜凤林,明明只是比他更早的遇见,却像是注定了两人只能无果的结局,朋友这样的关系,总像是在嘲笑他过去的隐忍一般,那时候是什么让他以为汤晓晓早晚会把那个人从自己的脑海里忘记

    也许本来是可以的,他就快要等到了,可偏偏的那个人却在这时回来了,搅乱了他原本所有的计划,现在他站在遥远的他乡,只能忍耐再忍耐的不去打扰她的生活,一个人想着一些不多的过往是件让人十分难过的事。

    孟云堂想着,他度过的时间还远远比不汤晓晓所等待的时间,可是每一天他都以为自己再也等不下去了,然后一天又一天过去,他永远是那个站在局外的人。

    “婚礼很重要啊,如果他没有时间的话,也许你可找我帮忙。”孟云堂笑着给汤晓晓提了个他也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的提议,守着她等她爱的那个人回来,现在他竟然还想要帮着她一起准备婚礼,他大概也已经是疯了。

    “你可是大忙人啊,我可是看过你安排表才敢骚扰你的,你怎么又给自己安排的这么满,连以前说要留出来的假期都没了,大演奏家,你说你又不缺钱,你就不能让自己多休息会吗”

    孟云堂无奈的看着电话里竟然反过来问罪的汤晓晓,她说的没错,被这样关心虽然让人愉快,可想想原因,孟云堂觉得还是不要解释的好。

    “没赶你们领证,只好现在努力赚钱,等你们婚礼的再补一个大红包了,怎么样,是不是超级够义气了”

    “是啊是啊,”汤晓晓笑着和孟云堂打趣,“你这又是帮忙准备婚礼,又准备大红包的,你是在诱惑我早点结婚吗你要真是为了那份子钱才这么拼的话,那我还是不要了,就当我为了感谢你,送你一个假期好了,你真的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孟云堂不知道好好休息这个词离他有多远,只是一停下来,好像总是忍不住想去找她,所有的活动都安排在国内,顾虑着的,也不过是那个人想找他的时候,他可以的出现她的面前。

    吴迪总说她固执,执着一些别人或许看来很可笑的事情,可每当看着吴迪,孟云堂甚至有些羡慕,她能肆意的做她想做的,栗阳会在一边守着她,看着她,即使有时候不明白吴迪的执念,却仍如光一般的温暖着那个通体冰寒的她。

    至少栗阳是爱着吴迪的,吴迪身边也永远的留下了属于栗阳的那独一无二的位子,他们可以靠的那么近去彼此温暖,但是他不行,他喜欢的人身边,已经有了可以守护她的人存在了。

    他的迟到,大概是个永远不会得到修正的错误。

    一个不能被原谅的错误。

    电话挂断时,孟云堂一直伪装着的从容终于慢慢散去,沉重的心压得孟云堂嘴角慢慢往下坠去,原本亮着一个可爱而鲜活面容的屏幕早已经沉进暗的幽海,漂浮其中,孟云堂只好努力在努力的挣扎在海面之。

    一旦沉下,万劫不复。

    “为什么会遇见呢,如果注定是等不到,为什么还是会遇见。”

    这是谁曾经问他的话,孟云堂想着那人的面容,一个像他一样的爱而不得的人,她想要的并不多,可吝啬如他,却一点都没有归给与她所想要的希望。

    他要的回应得不到已经是如此痛苦,如何,能在让另一个人像他一样的痛苦下去,纵然遇见已是一场不可挽回的错误,那与其一错再错,不如就此结束,她做不到,所以他来做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