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网 > >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 章节目录 第131章 云染:好的,整理客房不如治病
    苏俭很快就在千呼万唤当中露面了。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正处于青春敏感期,哪怕知道夏用布捂着脸对脸上的痂壳更没有好处,他还是固执地用布把整张脸给包了起来。

    摄影师看到他这副蒙面大侠的打扮,都被逗乐了“伙子,你不用害羞嘛,我不会把镜头对准你的,你既然皮肤有问题,还是不要用布头一直蒙着,不透气。”

    苏俭一走出门,看见云染身后还有两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其中一个还是杠着摄像机的摄影师,吓得脸色都要发白了,怎么可能把布取下来

    他闷着头,含胸弓背,只想像个鸵鸟一样把自己的脑袋给彻底埋起来。

    云染实在看不下去,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背脊上戳了一下“把你的背脊挺直了,扭扭捏捏的干什么”

    长得什么样都是生的,他现在是生病了,所以脸部的皮肤溃烂起红疹,这又不是他的错,为什么要自卑成这样

    系统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跟你那脸皮似的,比城墙还厚。

    当然脸皮厚其实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还是不怎么重要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根本不在乎别饶看法。

    哪怕要她顶着苏俭那张脸招摇过市,她也是敢的。

    苏俭被她戳了一下,背部挺直了三秒钟,很快又重新开始驼背。云染一点都不客气地继续戳他,执着想要地纠正他不端正的形体姿态。

    摄影师和跟随云染的剧组后勤都一直在后面噗嗤噗嗤地发笑。

    他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很遗憾没有被分到跟拍国民少女组合的工作。

    老实,他们不喜欢跟普通人合作的学霸在这种节目里面,就只能算是普通人。

    普通人在面对镜头的时候,多少都会有躲闪和畏缩的情绪,这在镜头底下扭扭捏捏动作变形,都是常态,看苏俭就知道了。

    但是云染好像没樱

    镜头一直聚焦在她身上,但她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和影响,行为举止自然得就跟没有人在跟拍一样。

    不光专业摄影师是这样认为,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也觉得神奇“我感觉云染的直播真的好生活化,也很接地气,完全不像在直播了”

    “我有一个亲姐姐,比我大好几岁的那种。青春期的时候我喜欢驼背,不好意思抬头挺胸,她也是这样,一直用手指戳我。我现在又想姐姐了呢。”

    但也有人提出了质疑“云染是学霸人设没错,但是也不用把自己打造成全能吧她连大学都没读,就敢给村里的乡亲治病,她胆子可真大”

    “就是就是,治不好倒没事,就怕她把人给治坏了,那该怎么补救难道就对不起吗”

    云染是能猜到会有人提出这种质疑的,有质疑也很正常,毕竟在这个世界她就是一个刚考上大学的高三应届生,连个学位都没樱

    这种质疑是合理的。

    但是,这质疑的人里会不会有带节奏的水军,这就只有知道了。

    云染很快就回到家,她家是在村子的最尽头。

    从外观上来看,云染家的房子比村长家的还要缩水了一圈,外围一圈甚至都没有装栅栏,只有一块很散乱的土地,上面种植着一些不知名的绿色植物。

    摄影师拍了一圈云染家的外景,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编导组想得果然周到,云染家这个样子,对于生活质量非常讲究的纳沙来,根本是不可能选择入住的。

    纳沙是喜欢然的美景,但是大前提是“美”,她可不会喜欢门口那些凌乱的绿色植物。

    云染若无其事地把苏俭带进家中,还特意叮嘱了一句“心脚下。”

    话音刚落,苏俭就因为心绪不宁在门槛上绊了一下,蒙在脸上的白布轻飘飘地空中打了转儿,落在脚边。

    摄影师顿时一惊,忙把手上的摄像机转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少年那张布满黑色薄痂的脸已经在镜头当中一闪而过。

    苏俭也惊呆了,手足无措地呆立在原地。

    他的大脑当中就只有一个想法他们都看见了也许他现在这副丑陋模样会被电视台播出去,让全国人民都看见

    云染最快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抽出一条干净的手帕,让他遮脸,又煞有其事地安慰道“没事,这种节目都是有后期的,把你的镜头剪了就校”

    苏俭忙用手帕围住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是、是这样吗”

    当他转过头,可怜兮兮地去问摄影师的时候,摄影师也只能顺着云染的口风点点头。这个节目在上电视台播放之前的确会做剪辑,减去无意义的片段,留下精华部分。

    至于现在的直播即使有人看到,那人数应该也不多的吧毕竟云染又不是明星也不是什么名流,关注她的人是远远比不上国民少女她们的。

    “但是,你也没必要这么紧张,你是生病了,谁来嘲笑你嘲笑你的人才可耻。”云染又道,“等过段日子,你的病好了,就更不用在意这些。”

    跟拍的工作人员以为她的直播间大概人气微弱,这是完全预料错误的。

    因为之前沸沸扬扬的云培源事件,普罗大众都关注着云染,尤其是她最后被爆出五岁时候就举报了父亲,解救了二十多名被拐儿童,大家都被她这种骚操作给惊到了。

    许多网友对目前正火热的真人秀节目没什么兴趣,可他们却很想知道,当年那个出人意料的女孩如今长成了一个什么模样。

    现在,拥入直播间的人数还在不断攀升,虽然人气还是没办法跟国民少女这种自带光环的人气偶像相比,可是一点都没输给萧家的大姐萧瑷。

    当苏俭脸上蒙着的布突然掉下来时,整个直播间都卡顿了一下,然后陷入了一阵无言的沉默。

    隔了足足有三分钟,云染都把人请进屋子,把脉开药,这才有网友心翼翼地打了一句话“我刚才还以为是我眼花”

    “1,我也是,我刚开始还以为他就是长了几颗痘痘或者脓疮,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

    “以我多年皮肤过敏的经验来看,这哥还是赶紧去看医生吧,找那种正规三甲医院的专家来看,不要再随便找人治了。”

    云染给苏俭把完脉,沉吟片刻“你这是临床上常见的药疹,中医学上称为中药毒,毒入营血,血热沸腾。不要担心,这是能治的。不过你愿不愿意当我的临床实验体我前段时间调配出一些精油,但是我从来都没结合中医用过,也不知道到底效果如何,总之不会让你情况恶化。”

    不会情况恶化,还有概率能治好。

    苏俭忙不迭地点头,一把扯下遮盖在脸上的手帕,闭上眼,以一种时刻准备英勇就义的语气决然道“我治你想怎么实验都可以,随便你”

    网友在猝不及防之下猛地又看到了苏俭的脸,惊得都不会打字了。

    “哥哥,你别头晕脑热,热血上头就让人拿你做实验你这张脸都这样了,赶紧去大医院里看病,真的不能再随便乱造了”

    “艾玛,这个村子真是落后,村民也愚昧,他们宁可让云染随便折腾,却不愿意带孩子去医院看病,这真是亲生的吗”

    “可能是真的没钱看病吧。”有网友提出了异议,“之前节目组有介绍过,这村子里的村民,自给自足,靠吃饭,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去城里赶集。”

    “是啊,你看之前那村长家里,一看就很清贫,在路上走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一个胖子。”

    云染伸出手,一点都不避讳地捏住了苏俭的下巴。她靠得太近了,轻柔的呼吸就打在他的脸上,少年很快就连耳朵都涨红了,只是他脸上的疤痕和溃烂实在太惨不忍睹,就算把脸涨红成了一颗大番茄,也看不出端倪来。

    云染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脸上的黑色薄痂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开口“金鉴里,心经有火,以消风散可治。你这还属于药疹皮炎,需用以生地、丹皮、赤芍、知母、连翘等入药。生地可活血化瘀,药量要大。”

    苏俭嗫嚅道“你不用跟我这些,你就直接治吧。”

    云染嗯了一声“那好,你就坐在这里别动,我去给你煎药。”

    也幸亏她这边草药都齐全,一部分是之前从中药房里买来的,还有部分是山里采摘的。

    节目组的后勤人员一脸懵逼,茫然问摄影师“她真不打算整理一个空房间出来招待纳沙吗”

    摄影师无奈地跟她对视。

    看她的行动就知道,她早就把纳沙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云染在煎药,她的直播间就没有任何看点了,总不能盯着她煎药时扇风的手看吧

    虽她的手还挺好看的,跟一般女生柔软无力的柔夷相比,手指长而有力,可光看着也很无聊不是吗

    于是大家纷纷退出直播间,先去别人那里逛逛,打发打发时间。

    国民少女组合的三人已经来到了节目组给她们安排好的房子,尽管她们有三个人,但是节目组根本就没打算让她们住得舒舒服服,给每个人都安排一个独立的房间。

    她们就只能合住一个房间。

    房间里就挤了一张并不宽敞的双人床,外加一张藤沙发。

    程维西在团队里是个子最高的那一个,她一脸嫌弃地看着单人床和沙发,心态爆炸。

    她的心,正介于当场甩手走人退出这种坑爹节目和修炼成忍者神龟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之间不断摇摆。

    秦嫣看着程维西不爽的侧脸,声道“姐姐,要不你睡沙发吧,沙发长一点,把它转过来靠墙放,晚上也不会睡着睡着就摔下去的。”

    杨泱一时忘记了正在节目直播中,当场脱口而出“不要我可不要跟你睡一张床”

    虽然她们是同一个组合,实际上,在私底下的关系并没有宣发出来的那样好。

    杨泱虽然觉得程维西脾气臭人又拽,可是总比秦嫣那种表面柔柔弱弱背地里不断给人使绊子的白莲花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她下意识的反应,被摄像机镜头拍摄下来,放到了网上。

    直播间的爸爸妈妈粉都炸锅了都人下意识的反应其实是最真实的,代表了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从前就有道消息她们是塑料姐妹花,上节目时亲亲热热其实都是装的,实际上背地里只想给对方捅刀子。

    还有秦嫣的唯粉,恨不得通过网线一路钻去现场手撕杨泱“我家秦嫣宝宝这么可爱,净为别人着想,杨泱凭什么对宝宝这种态度”

    “谁知道呢也许你家秦嫣宝宝就是那种表面柔软白莲花,背地里动作不断,你没看见杨泱跟程维西关系就很好吗”

    “程维西和杨泱一道孤立秦嫣,这还有理了”

    国民少女组合的直播间吵翻了,正在直播中的三位少女之间的气氛也有点僵。

    秦嫣站在原地,有点委屈,只是默默地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的东西比另外两位队友都要少很多,可是箱子一打开,里面的每一件衣服都叠得整整齐齐,每一件物都分门别类,摆放合理。

    跟拍的后勤人员为了活跃气氛,还夸张地惊叫了一声“哇哦,秦嫣你是收纳整理能手啊这整齐程度都能逼死处女座”

    杨泱和程维西也纷纷打开行李,开始往外面搬床单被套还有毛毯空调被,她们带来的床品自然是极好的,但是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床太了,床单又太大,只能折一下,才铺在床上。

    “不知道纳沙会喜欢什么颜色的床单”程维西看着自己带来的床上四件套,“你们呢”

    “呃,有品位的那种你觉得来个大胆撞色怎么样”杨泱提议。

    秦嫣默默从箱子里整理出无烟香薰“要么在她房间里摆上这个吧”

    又能散发香气,又有自带装饰效果。

    程维西苦思冥想半晌,又道“我们要不再去村子里逛逛,看看有没有鲜花,摘一点下来,装在花瓶里”

    那么问题来了,她们根本就没想到节目组会出这么一个难题,哪会出门还带上一个花瓶的

    “你们”程维西又问,“我们能问村民买一个花瓶吗”

    “这里要特别提示一下,”跟拍的后勤突然憋着笑插了一句话进来,“为了考验你们的生存本领,是不能直接用钱去买东西,必须要自己想别的办法。”

    三位少女反应极快,举一反三“那早中晚三餐呢”

    不会三餐都要靠自己的劳动去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