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网 > > 秦有荷华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四章 目断飞鸿
    “拔出太阿,杀了他,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荆轲抬头看了看插在上方的匕首,郑芙这张嘴,真是从来都不会叫他失望,再这么下去,他便不得不用最后的手段了。

    “嬴政,你可要想好了,我死不要紧,不过一旦我死了,这次约定便算作失败,郑芙,也得死。”

    “闭嘴,这里没你话的份。”郑芙狠狠瞥他一眼,楚轲满怀歉意地笑了笑。

    郑芙复又看向嬴政,一字一句地道“燕太子丹派荆轲携督亢地图与樊於期头颅出使秦国,秦王于章台宫见,荆轲近前,图穷匕见,秦王不敌,为荆轲追杀,衣袖尽断,险些丧命,幸得左右上前一举击保燕国不仁,秦王大怒,兴兵伐燕,为下道。”

    “你”荆轲大为震惊,此时此刻,她竟然将时局分析得如此透彻,将刺杀一事带来的影响无限放大,本来毫发无赡嬴政顷刻间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

    倘若当真如她所述将今日之事公之于下,那么燕国的举动势必为下人所不齿,届时秦国进攻燕国,其他国家便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再发兵援助了。

    如果再不行最后之计,兴许就无力回了。

    趁着三饶注意力都不在他上,荆轲用右腿强撑着跃起,将墙上的匕首拔了下来,对准郑芙的胸腹飞速掷去。

    做这件事的时候,楚轲没有丝毫犹豫。即便是他的亲生妹妹,为了朋友,他都可以没有迟疑地抛弃,又何况只是个曾经喜欢过的人

    在他的眼里,女人,从来都是可以随时舍弃的棋子。

    几乎是在荆轲投出匕首的一瞬间,赵迁惊得松开了自己手中的利龋嬴政看着那把飞出去的匕首,飞速往前追过去,然而终究不及那匕首的速度,赵迁伸手想替郑芙挡下,临阵之时却又退缩了,整个人木讷地站在原地。

    两人眼睁睁地看着匕首刺入了郑芙的胸腹之间。

    “阿蹊”嬴政一脚将赵迁踢倒在地,稳稳接住郑芙即将倒下的身体。

    荆轲低着头,剧烈的动作让他腿上的伤口更是撕裂几分,“我未伤她要害,刀刃有毒,解药在太子那里,若不答应条件,她便”荆轲抬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

    郑芙浑身是血,与地面相接的衣衫已经全部被血液浸没,除却刀刃上流出的,更多则是从她嘴角流淌而出,她的身体,宛若无骨般倒在嬴政身前,眨眼之间就没了活气。

    他分明未刺中她的要害,即便此毒霸道,但绝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她失血如此之多。

    多年前嬴政被困山中,楚轲去咸阳欲与郑芙交手,那时他能明确感觉到郑芙的力量和身法已经大不如前,当时并未多想,只以为她未曾专心习武。然而与现在她极度虚弱的状态结合来看,难不成她早已被重创数次

    千算万算,他设置了三道关卡,本以为再不济,这最后一招定然能生效。他自以为十分了解郑芙,可竟然连她的身体情况都从未知晓,这一次,是他失算了,毫无疑问,他败了。燕国败了,接下来将会发生怎样的事,已经显而易见。

    侍卫们已经冲入大殿,手持长矛,将荆轲和赵迁团团围了起来。荆轲眼神涣散,最后一丝希望俨然破灭。

    嬴政双目睁大,紧紧捏着郑芙的手臂,鲜少露出多余表情的脸上,此刻是如此狰狞恐怖。

    十年前,她就是这样倒在他面前,如同现在这般毫无预兆。

    难不成,真如朔方所,生相克

    夏无且疾步走上来,见到眼前的场景,眉心立刻蹙起,顾不得礼节,直接压着郑芙的手腕诊脉,片刻之后,沉重地摇摇头。

    心死如灰,原来是这种感觉么即便多年前被十倍于秦军的赵军围困于山林之中,嬴政都未曾有过这种感受。

    他将身前早已失去意识的人抱了起来,衣袖上沾满她的鲜血,即便如此,她早已红透的衣角仍在不断往地面上滴着血。

    同游六国,是痴人梦么不过是想图得她一世安稳,竟然这般困难。

    秦舞阳唯恐遭到惩罚,事发之时便已经咬舌自尽了,至于剩下的两人

    “不准杀,寡人要让他们知道,何为生不如死。”

    哀哀朔风,由极北的燕地跨过太行之山,吹入咸阳。

    后来,下便有了这样一个传。秦王政二十年,燕太子丹使门客荆轲携督亢地图及樊於期头颅入秦求和,上演图穷匕见之大戏。秦王大惊失色绝袖而逃,侍医夏无且以药囊抵轲,轲直追秦王绕柱,左右侍从高呼“王负剑”秦王欲拔剑与之相拼,剑身长,不得出,犹疑之间轲以飞匕击王,不中,王剑出,断其左股。

    荆轲自知事败,倚柱箕坐,大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左右既前,斩轲头颅。

    据传言,秦王因为这次刺杀大病一场,怒不可遏,立刻下令派大将王翦和辛胜举兵进攻燕国。

    浩浩荡荡的秦国大军不断涌入燕国的土地,果不其然,除了先前被灭国的代国,没有一国派兵增援燕国,然而代国国力衰微,即便派兵支援亦不过是强弩之末。

    不过一月的时间,秦军直入燕国国境,与蓟都只隔一条易水。若燕国再行退却,秦军便可一举将其攻破,万般无奈之下,燕代两国只能在易水之西与秦军决战,然而两军实力差距太大,且是兵法谋略极其高深的王翦带兵,不过两日便被击败。

    接下来,秦军横渡易水,十万大军直接攻入蓟都城内,肆意掠夺侵略。秦军攻势太猛,燕王喜慌张逃出王宫,带着剩下的人仓促奔逃,迁都到辽东。这一次,秦军没有在兵临城下的时候高呼“降者不杀”,而是以暴力的手段攻破城门。

    为了给燕王争取时间,姬丹带着为数不多的万炔在蓟都城外,然辛胜的副将李信仅带兵数千就将姬丹的数万之众打得全军覆没,接着一直追击剩余的千人直到衍水,又是一通屠杀,然清点人头的时候,却始终没有发现姬丹的身影。

    秦王之怒,浮尸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