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网 > > 相爱时时光刚刚好 > 章节目录 第174章 犯病
    苏落汐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是宁墨尘故事里的女主角。

    宁墨尘讲完自己的发家史,又讲述了自己十九岁前后的经历。苏落汐打开录音笔想将故事再重新听一遍,只听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没有了声音。

    她匪夷所思,拿起录音笔重新打开,于是便听到了曾经发生的那一幕的录音。

    “你为什么会有这些录音”宁墨尘没有答应她的请求,不安让他重新思考录音笔的来历。他扒拉着她的肩膀,质问。

    “你放开我。”苏落汐挣扎。她知道自己给不了宁墨尘未来,就算,自己的未来有宁墨尘那又怎么样,她统统都会忘记了啊。

    拼劲力气挣扎,或许,趁着现在直接跟宁墨尘分手离婚才是最好的选择,让她在他的记忆里留下一个完美的句号。若是未来自己忘掉了所有的事情,甚至到生活都不能自理,那么她真的不能够想象,那个时候会有多么狼狈。

    “落汐,你听我说。”宁墨尘更用力的抱住她。“你有没有考虑过,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多出来这么个录音难道不是有人故意要离间我们”

    可是苏落汐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听,用双手捂住耳朵,而且还跟疯子一样地挣扎。

    宁墨尘实在没有办法,一记手刀,将苏落汐打晕了,抱到床上去。如果,清醒时不能好好沟通,他不介意让她先静下来好好冷静冷静。

    次日,天刚蒙蒙亮。苏落汐,如同梦魇一般,突然惊醒。

    看到躺在自己身边,依旧睡着的宁墨尘,酸楚难受,心脏一霍一霍的疼。

    这个男人就算睡着了,也是这么好看,长长的睫毛,紧抿的双唇,刚毅坚挺的下巴。从额头到下巴,又从下巴到额头。苏落汐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看了多少,多么祈祷,能够将他牢牢记住在心里,脑子里。可是她又忍不住丧气,如果自己没有生病,如果自己可以长长久久的陪在他身边,如果可以给他生儿育女。

    她忍不住伸出食指,远远的描绘着他的轮廓

    她在干什么突然意识到这一点,她急急忙忙悄悄跳下床,她要准备准备去码头,找人离开这里,不能在耽搁,否则,她担心会越来越迷恋上他。

    就在她下床的时候,宁墨尘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睡觉一向警觉的宁墨尘陡然睁开眼睛,两只眼睛,像极了雷达,四处寻找目标。先看到了苏落汐,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向自己怀里,“你要去哪里”

    “没,没,没去哪”被他这样抱着,苏落汐莫名紧张,伴随着剧烈的心跳,只有她知道,她已经爱上他了。可正是因为爱他,所以想要离他远远的不是吗

    “确定”宁墨尘哪里会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从她开始翻身便知道她已经醒了。他多希望她可以不要起床,就这样两个人岁月静好的躺着,时间慢点,再慢一点。

    当她触摸他的额头,鼻尖、嘴唇和下巴的时候,他努力克制心脏的战栗。从来,他都相信,苏落汐是爱的,不然绝对不会答应那个荒唐的结婚决定,更不会有现在的动作。

    最后还是她先动了,甚至想要落荒而逃,他不允许。

    外面的风不大,白色的轻纱窗帘,还是被微风吹拂,让整个画面更加唯美温馨。只有这两个人的内心,让人无法洞察,一个拼命说服自己想要努力离开,一个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对方不要离开。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苏落汐如遇救兵,忙道,“你的电话。”

    宁墨尘也听到了,可是他不想去接电话,他怕他一接电话,她就消失了。“你帮我接。”

    苏落汐可能是被宁墨尘使唤惯了,竟然鬼使神差地去帮他接电话,滑了接听之后,“你说。”苏落汐道。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这两个人实在是太黏了,连接电话都黏在一起。

    “宁总,不好了,福姨晕倒了”电话那头传来汪大嫂子哭哭啼啼的声音,“福姨说,一定要见到你和少夫人。”

    “什么”

    “什么”

    苏落汐和宁墨尘异口同声道。

    “我知道了,告诉福姨,一定要挺住了,我们会尽快到。我现在和落汐在一起。”

    “福姨怎么会晕倒呢”苏落汐忙问。

    “我也不知道,医生说可能是脑梗,但具体原因,要等检查结果。”汪嫂说,声音带着沙哑,明显是哭过了。

    “去姜家的医院,找最好的医生。福姨一定会没事的,她说过还要等着抱孙子”听到福姨生病了,宁墨尘放开苏落汐,便急急忙忙穿上拖鞋,一边打电话,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回程。

    突然被宁墨尘放开,离开那么温暖的怀抱,苏落汐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反而很失落,肩头一下子冷了,心里的酸胀更是说不清楚,或许在他心里,福姨都比她重要吧而且,昨天,他也说了,他还有个初恋,那个女人他已经找到了,就算是现在,依然爱她。

    “老婆,快点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回j城。”

    苏落汐发呆的样子,让宁墨尘很惊讶,她怎么了。

    他还深爱着自己的初恋,可是他也说他爱她,一个男人的心里,到底可以同时爱几个女人。虽然从小到大,熟读经典,也研究了很多文学名著里面爱情的样子,可是,没有一个可以和宁墨尘一样的男猪脚。

    苏落汐承认,她不懂爱情。她只知道,自从知道宁墨尘在青春期的时候有个初恋,而且那个女孩还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让苏落汐心里的嫉妒羡慕恨突然窜到了极点。

    “苏落汐。”宁墨尘再次叫她的名字,“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我们的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难道还不敌一个不知真假的录音吗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我左右不了你。但是,福姨生病了,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去看看她,毕竟她对你很好。”宁墨尘说。

    原本就打算回去好好照顾福姨的苏落汐,突然惊醒,原本想要尽仁孝的,被宁墨尘突然一说,心情瞬间不好了。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在他眼里就那么糟糕,就那么不值得信任

    “不用你说,我也很喜欢福姨,我一定会去看她的。”苏落汐纵使很不爽,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发火,可是还是没有控制住,语气僵硬,声音提高了很多。

    “你这是什么态度”宁墨尘现在非常担心福姨,可是苏落汐的情绪,他真的搞不懂,“你究竟在别扭什么”

    是啊,她究竟在别扭什么呢她就是觉得心里很难过,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

    “没什么,我这就收拾。”苏落汐最后还是这样说,说完,脑袋却一阵眩晕的疼,疼得嘴唇发紫,眼睛都看不清楚东西,但她在气头上,宁墨尘也在气头上,她一不想示弱,二不想让宁墨尘轻看了,所以,努力忍着。

    宁墨尘来不及多说什么,边快速收拾自己最近用过的文件,办公用品和随身携带惯用物品,一边给福特和福特加打电话,告诉他们福姨的事情。

    苏落汐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可是到头来,发现,自己干嘛转圈圈,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的。苏落汐坐回床上,托着脑袋,想她究竟是要准备干什么的。

    宁墨尘从书房回来,看到苏落汐竟然还坐在床上,跟个没事人似的,在那里发呆。他顿时火冒三丈,从结婚到现在,或者说是从认识她到现在,他第一次冲她发火。

    “苏落汐你究竟在干什么还要说第二遍吗如果你想发脾气,请你等到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

    东西收拾好收拾什么东西苏落汐更是摸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出什么事情了吗

    “为什么要收拾东西收拾什么东西”苏落汐问。

    “好了,就当我没说。”宁墨尘告诉自己,不要对她发火,一定不要对她发火。“我们回去吧。”

    苏落汐站起身,问,“去哪里”说完便跟在宁墨尘的身后向外走去。

    “回j城。”宁墨尘冷言。他觉得她是故意的。“拜托你去换件衣服。”

    苏落汐看了眼睡衣,一笑道,“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