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网 >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 > 章节目录 第146章 如梦令
    宋兰儿颇有些忿忿道“明静姐你赖皮,你最后一句明明是夸饶诗,扣的题是我们的王笑,却不是你的玩笑。”

    左明静笑道“我念这样一句诗,便是与你们开了个玩笑,自然算是我的玩笑。”

    宋兰儿气结。

    女子念诗夸男子公子只应见画这件事不是玩笑便是表白了,那只能当作是开玩笑。

    宋兰儿便转向钱朵朵埋怨道“你怎么回事这一局玩得浑浑噩噩的。”

    钱朵朵见她气恼,连忙道“我我以为我的王笑跟你们的不一样。”

    宋兰儿接过她的纸一看,恨铁不成钢地叹息道“你的王笑又有哪”

    钱朵朵却是一个字都未再听进去,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言语中很是不妥当的地方,只觉得脸热得发烫,一颗心七上八下。

    她低着头,感觉到那个人也在看自己,心中慌得恨不到找个地洞钻下去。

    座中有人注意到她的异态,也有人浑然不觉。

    耿当抬头看看色,道“俺与悦赶紧出城,不然城门就要关了。”

    秦玄策道“能有什么打紧。”

    “不行的,俺们明一大早还得跟傅先生做事。”

    有人觉得这一夜漫长,有人觉得时光过得太快。

    听他们讨论着这些话,钱朵朵便意识到这场聚会已经要宣告结束,自己马上又要回到那个冷冰冰的钱宅里去。

    于是她看了看这个院子,又抬头看了看月色,将这一夜的轻松与欢快记在心头

    夜色中,两匹骏马在城门关闭前最后一刻疾驰出京城。

    京城中,秦玄策骑马在前,送几个姑娘回去。

    前一辆马车中坐的是左明心与宋兰儿。

    左明心低着头,忽然轻声道“那日一同出京,兰儿你觉得玄策怎么样”

    宋兰儿知道她为何提起此事,便笑道“他那样的草莽英杰,当时见了觉得新鲜而已。却也没想到你居然真把自己嫁了。”

    两人都是极聪慧的女子,一点就透。

    话开了,两人便不再因这点心思所扰,各自展颜笑了笑。

    宋礼寓居左府,因此,宋兰儿往日里其实有些羡艳左家姐妹。

    可此时,宋兰儿却觉得,自己没那么羡慕她们了。

    左明心嫁的秦玄策再如何,也只是是一个巡卒。自己之前还觉得他聪敏,今夜相比之下,他却显得有些幼稚。

    左明静的婚事更不必提了,要嫁的是一个大病将死之人。

    这世间女子要有值得自己羡慕的,却还是家的女儿。全下的男子,还不是让家挑走了最拔尖的那一个

    后面的一辆马车里,钱朵朵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左明静忽然浅笑了一下,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朵儿念下一句吗”

    钱朵朵一愣,道“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左明静道“朵儿你切记,这误入二字。”

    钱朵朵有些不解。

    左明静轻轻叹了叹,道“我观察你一晚了,你眼神一直落在”

    着,她有些意兴阑珊地摇摇头,没有再下去,而是换了一个方式道“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鸥鹭惊走了就是惊走了,切不可留恋。”

    钱朵朵明白过来她的意思,脸瞬间又红起来“我没迎”

    “放心吧,我不会与人。”左明静轻声道“人间偶然相逢,斯人如梦幻泡影,不可强求,不要误了自己就好。”

    钱朵朵不敢承认她话里的意思,却知道左明静是好意,便道“其实不是呢。”

    其实是因为他闯入过我的房里。

    但这种事也不能出来,钱朵朵只好低着头。

    “他刚才的那个海的女儿的故事你也听了,女儿家的心事,从来都是那样的。”

    左明静也不知是劝她还是自怜,摇了摇头,轻声道“你我这样的家境,好也好,其中却是有苦自知。总之,人若能洒脱些,便能少一些哀怨。”

    钱朵朵道“嗯,明静姐,我知道的。”

    她转头看着左明静那张皎好的脸,想到左明静的婚事心中便有些婉惜起来。

    那自己呢也是到了及笄之年了。可父亲那样的人,又能将自己许给好人家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便只有秦竺与王笑留在院里。

    秦竺一晚上都有些不太高兴。

    “秦玄策那个崽子,娘希匹。”

    王笑被她提着掠到屋顶上坐着,只觉得脚下的瓦片不稳,便心慌起来。

    “玄策他他他怎么了”

    秦竺倚着他的身子坐着,饮了一口酒,心道贼杀才,他带三个娘们来勾引你。

    但这种话她懒得,便哼了一声,也不话。

    王笑感受着屋顶上的凉风,低声道“我前两得了风寒还没好全”

    秦竺便转头看着他笑了笑,颇有些霸气道“那要我抱抱你”

    王笑翻了个白眼。

    秦竺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名竺吗”

    “为什么”

    “关宁铁骑里书读的最多的是董先生,他给我起的名字,竺是乐器,奏慷慨之歌。高渐离击竺,荆轲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王笑看了眼身旁带着醉意的女子。

    却听她又道“我是在关外的校场上长大的,我不像她们呢。”

    “谁”

    “她们呀,左明静、钱朵朵”秦竺低着头道“我也学不来她们那样了,穿好看的裙子,抹好看的胭脂。我只能这样丑丑的。”

    王笑道“你又不丑。”

    秦竺惊喜道“真的吗”

    “真的。”

    “那我美还是左明静美”

    王笑“”

    他看了眼不远处的树冠与围墙,看了看脚下的瓦片。

    加上屋脊,现在这里大概是两层楼的高度。

    于是王笑便昧着良心道“你美。”

    “嘻。”

    秦竺瞬间又高兴起来。

    她便将心中那点不快忘得一干二净,笑道“你转头过来。”

    “嗯”王笑便依言转头过去“怎么”

    “唔”

    回到钱府已过了戌时。

    钱朵朵有些迷茫地在桌前坐了许久。

    回想起今之事,至此时她还有些愣忡。

    她便提笔将那首桃花诗默下来,又将两个童话故事也抄了抄。

    犹豫了很久,她最后还是找出了工笔与丹青,在纸上开始作画。

    她本想画出月色中那个庭院,可落笔时斟酌了一下又改了主意